圆桌论坛:挖掘区块链真正的价值

    工信部电子标准院区块链研究室主任李鸣

    5月20日,“链上无限”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工信部电子标准院区块链研究室主任李鸣参加了上午的圆桌讨论,他指出,区块链真正的价值不是喊口号喊出来的。比如现在的钱包地址是64位字符串是很可笑的事情,要降低区块链的应用门槛,要做两件事:第一,标准化;第二,让更多老百姓进来。

    李鸣介绍,工信部电子标准院区块链研究室在2016年做了中国区块链金融产业发展论坛,去年发布了两个标准,同时也在推进国际标准化工作。目前正在把中国的标准放到国际上,希望成为国际标准。

    以下为演讲全文速记

    罗智勇:李鸣主任在区块链技术标准制定最有发言权了,在整个国内技术领域来说了,之前做了大量对行业技术研究发展和行业规范的推动工作。问问李主任,当前来说在区块链技术的竞争力上,中国和国际和现在各个主要的国家之间,我们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我们有什么样的优势,在未来,我们会在区块链优势上实现对其他各个国家的超越吗?

    李鸣:这个问题好大,而且不太好定义。我拍胸脯说,我们在国际上很领先,这个话说的不太负责任。只是给大家陈述一下我们现在工作。

    我们2016年做了一个中国区块链金融产业发展论坛,联合中国头部企业一块以标准化推进产业化的工作。去年我们发布了两个标准,参考架构和数据格式规范,同时跟进国际TCC和307国际标准化工作。我们这里面做的比较重要的一个工作,把我们已经发布的区块链参考架构标准放到国际上,作为未来国际区块链参考架构标准的一个主要依据,不敢说我们领先于国际,但是至少我们的动作已经超过了国际上,但是最终谁会胜出,赛道还长着呢。现在区块链不是起点也不是重点,而且是发展得非常早期。有可能在某些层面上,在某些时间上,我们可能会有一定的领先,但是走到最后,谁能胜出还是未知的,同时我们也在做很多产业化的事情,希望产业化在国际上和国内有一些依据标准来推进。

    在国际上,我们跟HOE、澳大利亚的数字商业协会都有一些合作,我们国内也开展开发大赛、人才培养,跟各地搞一些孵化器,推进产业化工作。我们的想法是让更多的人认识到,区块链的真正作用和价值,这个很关键。

    现在区块链很热,大家很关注区块链,其实这是一个误区,现在80%的人关注的不是区块链,关注的是区块链上面的金融属性应用,到底区块链是什么,到底以太网特性、US特性是什么,没有人关心,大家关注哪些今天升值了,哪些今天跌了,80%的人是在关注这个,我们最近的主要工作是思考区块链是什么,怎么让大家真正认识到区块链的价值,我们也会把我们的思考放到我们的标准、产业化活动当中,也希望更多人从技术本质上关注区块链。

    当然它有商业上的应用、社会上的思考、哲学上的思考、佛系上的思考,但是一个技术的真正进步和发展,靠工程化的思想,靠体系化走出来的,不是跑喊口号喊出来的。

    信通院金键:区块链在金融领域应用有困难

    中国信通院研究员金键参加了上午的圆桌讨论,他指出,大家认为应用潜力很大的金融领域,由于面临线下资产上链的问题,目前遇到一些困难。反而是一些高度数字化的领域,如音乐、新闻等,应用区块链技术比较容易。

    他介绍,信通院现在在做区块链联盟,目前主要动机是,想通过尽可能多的区块链从业者、项目来沟通,了解大家遇到的问题,一起想办法,从技术、产业、政策上,怎么在现有的技术和监管条件下,做一些创新。

    jin

    以下为演讲全文速记

    罗智勇:6月份数博会在贵阳举行,区块链板块是信通院主要来承办推动的,包括金主任本人在区块链方面也做了大量的行业研究工作,从你的角度,区块链当前对于我们各个行业已经深入到什么程度?就是在价值和应用的显现上,我们已经到达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金键:首先从贵阳数博会说起,邀请大家前往贵阳,这会北京有点热,贵阳正好。在座很多新老朋友,去年都在贵阳支持过我们的工作。今年有一个最大的不一样,从我的参与来看,我们希望在贵阳的平台上,希望邀请更多来自海外的全球专家,做一些交流,做一些碰撞,为什么?区块链产业在实际应用方面,渗透率到底有多深,到底可以做一些什么事情。刚才前面领导和专家都谈到了各种问题。希望大家从全球化角度探讨到底哪些事情可以做,不要做重复的事情。

    另外,从不同的角度,从不同的立场,从不同的环境,中国的监管环境和海外的监管环境完全不一样,这也是一个事实。

    从一个非常具体的事实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在行业方面区块链到底做到哪些事情?最早从区块链引入的时候,在金融领域,大家认为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事实上随着工作的深入开展,发现在金融领域或者体系内,要想做一些比较深入的事情,其实非常难,除了大家看到的监管以外,还因为整个金融涉及到每个人,而且涉及到和整个一个国家的经济体系上的事情,所以非常难。

    很多人做了很多尝试,也有人说,现在因为很多线下的资产数字化程度不够,要是做一个区块链,做一个非常理想的像比特币这样的理想区块链,和实际生活可能没有关系,的确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

    我注意到,今年国外有一些专家学者,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说,音乐、新闻、科研活动、互联网域名自主IT的技术,可以让区块链做一些突破。提到的这几个点,其实是高度数字化的领域,信息化程度已经非常高了,我们把它做成一个数字对象非常容易,无论它的流通还是它的交易,乔布斯一生的工作都想在苹果的终端设备上实现理想的数字版权保护,直到现在苹果系统也不允许你直接把像MP3这样的音乐,直接往终端上拷,这些都是知识产权的保护。

    区块链通过密码、共识机制、激励机制提供了一些启发,我们怎么做到知识产权这些承载,知识产权数字对象的流通交易,让生产者和消费者怎么建立起来直接关系,降低消费者的成本,提高生产者的利润。这些都是非常有益的尝试。

    信通院现在在做区块链联盟,目前主要动机,想通过尽可能多的区块链从业者、项目来沟通,了解大家遇到的问题,一起想办法,一个是技术上,一个是产业上,一个是政策上,怎么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在现有的监管条件下,做一些创新。这是现在我的一些产业应用的认识。

    罗智勇:刚才金主任提到数字资产的概念,我们都知道其实从互联网开始出现以后,所有的数据其实都已经大量地产生了,每个人只要在互联网上都会每天产生大量的数据,而这些数据在过去很长时间,并没有为用户带来真正的价值,区块链会不会是把人的所有的这些信息数据变成数字资产的一个最核心的应用,或者说这样一个核心转变。过去大量冗余数据,很多数据可能存在,但是并没有发挥价值,通过区块链技术产生,让数字资产成为每个人关心的问题,以及为他带来很多的流通和使用。

    金键:有两点可以分享给大家,我一直说区块链是真正的大数据,很多接触过区块链的人都知道,这上面有TPS性能交易问题、链上数据的存储容量问题,现有的网络无论对P2P还是公链这么多节点运行的网络问题,其实要想解决有的这些问题,要想解决区块链需要的这么大的数据交换、存储,基于共识的协作处理,其实对我们的计算、存储还有网络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我理解区块链希望通过数据的穷尽,数据记录极致化,实现更加开放、公平、理想的交易状况。

    所以在这种模式下,无论是个人的数据还是交易的数据,整个流通过程当中产生的数据,都会有一个通过区块链的规则来记录、存储,发挥它的作用,这是一个方面。

    因为在数据记录穷尽的情况下,很多问题都会得到解决。但是另外也有一个问题就是个人数据,有个人数据的隐私、保护,以及数据怎么用于流通交换,来产生价值,这是一个可能现在看起来有一些对立的问题。我觉得在区块链的理念、技术框架下,最大的价值就是,我认为它可能推动实现真正的大数据,对我们现有的在经济、金融领域遇到的一些问题可能,可能会提供一些新的解决思路,很多人做大数据的人认为,大数据就是做一些数据分析存储,得出一些精准化营销,但是可以想像在区块链理念里面,在真正的大数据,在超大数据前提下,无论数据存储计算还是交换前提下,可以对我们整个经济社会影响更多。这是我的一点体会。

    习辉:比特币不是真正的数字资产

    金融信息化研究所所长习辉参加了上午的圆桌讨论,她指出,数据本身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数字经济时代的一个生产要素。既然是要素,就有它的价格。关于数据如何定价,有交易规则和一些基本法律框架的问题,这个法律框架在我们国家还在建设之中。

    她认为,数据要真正成为资产,有三个基本框架。第一,是个人数据使用的法律框架;第二,政府对数据的使用边界;第三,企业数据定价。如果有这三个基本框架,就可以谈数据作为资产了。

    xi

    以下为速记全文

    罗智勇:习所长长期在央行做金融货币政策研究,这个话题相信在区块链这两年,可能是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区块链到底对金融行业会带来什么样的一些变革和影响,对我们原有的金融这样一个从现有的运行状态上,区块链会带来哪些改变和提升?咱们国家现在在区块链金融行业的应用上哪些研究正在开展?包括之前也看到官方新闻报道,央行也在做自己的数字货币开发,以及相应的一些准备,这方面能不能介绍一下?

    习辉:各位好,刚才提了两个问题,其实每个问题内容都比较丰富,接一下数字资产问题,说一下我们在央行层面的关注。我个人认为,从我们农业经济到工业经济到现在的数字经济时代,其实数据本身已经有很多产品化的东西,所以在2014年左右的时候,我们关注到国际发展的时候,我们在探索整个经济转型,以及金融转型,以及数字化演变过程,我们提出了新的研究结论,数据本身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数字经济时代的一个生产要素。如果从要素角度来说,既然是要素,就有它的价格,关于数据如何定价,有交易规则和一些基本法律框架,这个法律框架在我们国家可能还在建设之中,比方说我们的隐私保护法,如果这个边界没有清晰的话,个人数据如何进行交易,没有一个边界,像现在大家做大数据爬虫的时候,个人数据其实是随意地在被泄露,而且这中间也没有一个法律的框架来能够明确界定哪个责任。第二个层次,我们政府依法来采集的这些公共数据,这个数据如果有清晰的边界的话,政府应该依法采集、使用,保持它一定成本基础上,可以向公众开放使用,进行一定交易。可以把个人、公众、政府数据定价界定清楚的话,第三个层次就是企业数据定价。如果有三个基本框架,我们可以谈数据作为资产了。

    数字资产其实跟区块链更多的,比特币出来之后,大家更多地作为数字资产看待,也有很多人说是数字黄金,像期货市场上开一个新品种,如果这个市场有人交易,这个品种自然而然得到持续开展,如果有一天没有人进行交易,这个品种自然就会关闭。对于区块链,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各种私人发行或者基于这种互联网算法这种新人机制而发行的数字货币,其实本质上是区块链上面的一种权益类的共识机制,大家通过这样一种共识机制,发行一种Token它的目标是激励大家研发区块链自身的应用,而不是用于升值炒作,这个其实有点偏颇于区块链在应用过程当中探索的初心。

    80%的人关注的是币,而非常链,初心有点偏了及我们追溯比特币应用过程,2008年当时金融危机,很多人对于量化宽松或者对于政府信用法定货币产生了一定质疑,试图在互联网上构建虚拟的交易系统,有很深入探索,甚至跟商业银行做支付清算方面协议。这是基于法律框架,矿泉水是公共交易媒介,以立法来规定,矿泉水也可以成为交易媒介,跟货币本身是纸还是贝壳,还是铁块,还是区块链上面的一个Token,这个没有关系,法定框架下授权结算工具或者支付流通交易媒介。这个我想有一个澄清,区块链我们说的币圈和链圈问题。

    刚才谢老师总结了非常详细区块链应用各个不同场景,基于场景应用比较鼓励,基于数字货币发行的,没有任何实际使用价值,单纯炒作的话,可以回顾一下,在座的技术大拿也很多,区块链所存在的三种共识技术,无论是工作量来计算,还是拜占廷,还是权益共识机制,都存在一种资源集中的,算力特别强,或者Token上占有的份额特别大,或者占有的信任机制份额特别大,都可能是控制这个的,与它非中心、去中心、弱中心本意也是不一样,这种情况下去炒作的话,很可能成为被割羊毛的,老百姓不懂这一点,大家应该有风险意识。

    罗智勇:刚才有分析到,过去两年因为行业缺乏这个事情有效监管,缺乏行业自律,所以很多乱象,各种空气币的发行等等,真正从政府以及全球角度来说,重视提升了,行业规范建立提升了,从业者本身认识和水平上升,未来一定回归到价值应用,这是必然。我们现在往这个方向推动,区块链技术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跟产业结合之后,它的数字资产的交易属性因为是先天自带的非常具有竞争力的形态,从国家监管角度来说,未来的监管走向会是什么样?未来真正有价值的区块链是这些价值。

    习辉:你提出的问题已经超出了我的研究范围,我侧重于金融科技领域的研究。金融科技这一块两会的时候钟行长定了基调,提质增效降成本很强,推动普惠金融发展非常强的作用,基于这个视角看待区块链,至少两个维度的应用,信息共享和监管协同有很多可应用场景。我们现在正在探索监管科技应用,一行两会新的体系构建之后,资管产品穿透式监管、业务协同,区块链至少做到分管方式有分布式一本账,大家可以看到共享的信息,这是比较典型的应用场景。

    机构层面商业应用也是很多的,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时候,做了一个金融行业区块链应用的摸底,40多个应用上线运用,其中跨境清算、同业之间的业务托管清算、信用证等等,这些基于信息层面多一点,交易层面限于它的算力、网络、带宽,以及整个联盟链之间信任机制、协议构建。

    技术可能永远是一个实现路径,与此同时要能用得更好的话,需要配套很多的机制和管理的制度,才能够走得更远。金融领域关注的点这么两点。

    罗智勇: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到什么程度?

    习辉:这不是我们所研究的,但是略微有所关注,范行长发了文章,把央行货币发行路径描写非常清晰,中国金融去年今年两期杂志比较全面介绍。两会的时候,钟行长提出来DCEP,我们现在电子支付系统已经基本上care了线上线下支付场景,网联的构建。这是传统的不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化。货币本身作为记账货币之后,本来就是一些数字,回到数字货币定义,大家讲狭义的数字货币指加密货币,通过区块链技术加密算法发行的一种货币,从广义来讲,电子货币也是一种数字货币,银行对于记账货币统统数字化了,并不是天天拿着现钞来实现支付行为,有一个对公、对个人账户两个层次,这些会影响到未来数字货币发行的一个整个框架。

    此外,有一些有趣的事情,我们关注到像德国当年要把所有的现钞去掉,要实行所有电子化,实现无钞化,遭到了公民反对。如果全部数字化发行的话,我们居民的隐私就没有办法来保证了。这里面有一个边界问题。像AI在使用过程中间,我们也在开玩笑,未来会不会人类都被机器人当作宠物来养,来观察。所以技术应用一定是服务于我们的,为我所用,最后变成用我了,可能有点过了。所以这个地方有有一个边界。

    来源:综合自网易科技


    <声明>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能链立场,智能链(www.zhinengl.com)也不对真实性背书。
    智能链尊重知识版权,遵循行业规范,转载稿件标明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智能链倡导知识分享,原创和编译文章(除非另有说明)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原文链接。